研报 | 朱晋桥:医药投资“主场”正从仿制药向创新药转移!
Source:
Date: 2018-08-13

研报 | 朱晋桥:医药投资“主场”正从仿制药向创新药转移!


9月21日,“2018深圳·坪山国际生物医药产业创新发展峰会”在深圳坪山区迎宾馆成功举行。本次峰会由深圳市坪山区人民政府、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深圳市委员会、深圳市科学技术协会、深圳市投资推广署共同主办。

 

倚锋资本作为深圳本土专注医疗投资的私募机构也受邀全程参与,为坪山新区医药产业创新发展积极建言。

 

据悉,出席本届峰会的上百位生物医药领域的院士、专家、学者以及创投机构、知名医药企业的高层、技术精英,就医药新政、新药研发、临床研究、医药流通等领域内的新技术、新发展、新模式及国际技术转移、成果转化、金融激励等进行交流研讨。


研报 | 朱晋桥:医药投资“主场”正从仿制药向创新药转移!

 

倚锋资本董事长兼总裁朱晋桥先生出席会议并做了详细报告。以下是朱晋桥先生当天的发言:


在场的各位领导、朋友们大家好,首先感谢主办方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今天我主要针对生物医药领域的投资趋势谈一谈倚锋的判断,同时也分享一些倚锋在新药投资过程中积累的经验。



新药研发已经进入发展的春天!



“久利之事勿为,众争之地勿往”!这是曾国藩为后世留下的锦囊劝诫,也是一句大家耳熟能详的醒世格言。简单理解就是要有独立的思考和清醒的预判。

 

当前中国经济处在一个大变局的时代,相应的,我们的投资方向也要发生改变。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市场是以政策为导向,这个现象大概持续了20年。一直到2000年左右,市场风口开始转移到基于人口红利的投资为主,基于政策的投资为辅。这个过程中,大家都知道挖矿的,做房地产的,炒房的,几乎是闭着眼睛都能挣钱,如果这种现象继续延续的话,中国经济是看不到未来的。

研报 | 朱晋桥:医药投资“主场”正从仿制药向创新药转移!

生物医药领域,我们知道以前做仿制药很容易挣钱,但以后未必。我们认为以科技创新为主的时代已经来临,未来是属于在场的具有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的高级知识分子的舞台。


因为创新是来自积累,来自不断地学习,看得见的技术那不叫创新。以前从国外大药厂买技术生产的产品,我们不会去关注,因为真正好的产品,国外大厂是不会拿出来的,这个模式会逐渐失去市场。

研报 | 朱晋桥:医药投资“主场”正从仿制药向创新药转移!

曾担任过美国两届政府经济顾问的著名经济学家保罗·皮尔泽将健康产业称为继IT产业之后全球财富“第5波”。我非常同意这个观点。医药行业的“主场”正处在从仿制药向创新药转移的阶段。其中驱动的因素有四个:

 

一是市场,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提供了丰富的临床资源;

 

二是政策,《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这个被誉为建国以来医药行业最重磅的政策正式落地;

 

三是人才,优秀人才纷纷“海归”,成为研发、商业发展和投融资的带头人。

 

四是资本,VC/PE 投资爆发性增长,港交所新规补齐了投融资生态系统。

 

也就是说,目前整个国内创新药行业具备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条件。现在我们投的新药到了美国照样可以去做临床,而事实上我们手头上的项目也有很多在美国做临床。我相信未来中国新药研发企业会诞生很多家“独角兽”。这个行业的投资价值是非常突出的。


比如:2016年4月份,艾伯维花了102亿美金收购一个叫Stemcentrx(申特斯)的公司,这家公司是做小细胞肺癌的,产品当时处于二期临床。我们投资的亚盛医药也是做小分子的,Stemcentrx的小细胞肺癌其实只占小分子领域里的15%,非小细胞肺癌却占到了85%,只是做这种药成功的案例很少,目前已经成功的还没有,在做临床的也不多,亚盛医药就是其中一个临床数据跑得很好的。



投资新药项目如何避免“踩雷”?



刚才提到,我们认为,医药行业的“主场”正处在从仿制药向创新药转移的阶段。这个阶段表面上风平浪静,诱惑十足,其实也有很多“地雷”。

 

一、专注自己擅长的领域,选好项目进入节点

 

今天中午高特佳投资集团的蔡总问我:最早期的新药项目如何去分析他的成功与否?其实,就像我刚刚说的,久利之事勿为,很成熟的项目我们不会去投,尤其是仿制药。我们只专注自己擅长的领域,也就是小分子和大分子,还有高端医疗器械。

 

做新药投资的时候,我们倚锋一般选择非常早期或者非常后期去介入,这样可以避免我们投资到一个“哑铃”,陷入不进不退的尴尬。项目节点进入选择是倚锋很重要的风控手段之一。

 

二、从医生的角度看问题,严格筛选创业团队

 

投资早期的新药项目的时候,倚锋也有自己的独特的经验。创业团队分析的药理再好,但有没有市场,有没有病人在用,这才是前提。倚锋的投资更多是站在医生的角度再结合药理。创业团队的能力也是我们非常看重的,其中包括商务能力。我们会重点考察创业团队是否具备未来申报临床和上市销售各个方面的经验。

 

三、只投拥有核心技术,产品线丰富的企业

 

在做投资的时候,倚锋资本倾向于挖掘拥有核心技术和一流团队的企业,讲俗一点的就是要有定价权的。如果企业在做的产品,国际上已经有很多人在做,甚至已经有人做出来了,那未来怎么还会有市场?产品线是否丰富也是我们考察被投企业的重要标准,被投企业至少得有几个产品线,每个产品的成功率怎样?针对的病人有多少?这些都是我们前期考察的时候非常重视的条件,比如亚盛医药就有16个产品线。

 

四、酒香也怕巷子深,创业团队需有品牌塑造能力

 

在倚锋资本的投资标准里面,创业团队的品牌塑造能力也是我们非常看重的。很多科学家团队注重技术研究,技术开发,整个团队都在埋头苦干,但酒香也怕巷子深,创业团队必须也要懂得塑造自身的品牌。



以创业者为中心,以价值创造者为本!



我们的投资理念是“以创业者为中心,以价值创造者为本”。我是做实业出身,知道创业很难。以前投资机构喜欢用PE、用对赌去给创业者设定各种条件,这样做就是逼迫创业者,甚至会把创业者逼死。现在国家主导的创投公司都能够以服务创业者为基础,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做?所以,倚锋资本给创业者提供了很多服务性工作。

研报 | 朱晋桥:医药投资“主场”正从仿制药向创新药转移!

做投资也要学会换位思考,要站在创业者的角度去看问题。多数新药研发项目的创业者都是海归人才,对本土文化多少有些不适应,在这方面本土投资机构可以和创业团队进行互补,投资说到底还是要以服务为主,互相尊重

  


专注不迷信权威、看得懂拿得稳!



在投资经验方面,我想分享几点:

 

第一,倚锋资本崇尚专业但不迷信权威,尤其是一些所谓的国际大投行。


在这方面,我们宁愿错过也不愿投错。记得有一个国外大投行做保荐人的项目,说是要到美国上市。究竟是哪家公司我就不点名了,当时很多同行跟着国际投行一起投,但我们的团队去那家公司看了一圈之后,发现了很多细节上的问题。细节决定成败,经过分析,我们决定不跟投,后来这个公司虽然上市了,但没到退出期股价已经掉了90%,类似的案例非常多,所以关键还是要看得懂,而不是迷信权威。


第二,财不入急门,要看得懂,拿得稳。


新药投资就像赌石,你看懂了里面就是玉石,价值连城,你看不懂,里面就是一块石头,分文不值。这个比喻或许不够好听,不够科学,但这其中的道理是相通的,就是利用自己的知识储备,自己的经验积累,自己的分析判断去降低一个投资项目的风险。


看得懂还得拿得住。尤其是做二级市场,小非的时候大家都在减持,股价一下子跌很多,我投资过一个案例,当时小非减持把股价打掉了一大节,但我没走,结果四个月之后,股价涨幅几乎是前面几年的总和。所以不要想今天买的股票,明天就要涨停。

 

第三,一定要专注,对手永远是自己!


要围绕专业所需,系统配置资源,稳步提升能力。要相信复利的威力,聚焦于细分领域,坚持让自己每天都要有成长。


研报 | 朱晋桥:医药投资“主场”正从仿制药向创新药转移!

(左起:国投创新董事总经理吕大忠、高特佳投资集团董事长蔡达建、元明资本创始人田源、倚锋资本董事长兼总裁朱晋桥、华盖医疗合伙人CEO曾志强)


 下面再给大家说说倚锋资本几个投资案例。

 


案例分享一:微芯生物



微芯生物是我们最早投的一个企业,也落户在坪山,是由资深留美归国团队所创立的生物高科技企业。在原创小分子药物研发领域有很强实力,2013年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微芯生物的创始人鲁先平博士是很有情怀的一个科学家,有着诗和远方。他们的专利卖给了日本人,而且卖了2.8亿美金这是中国药企里面第一个将专利卖给了国外大公司。倚锋连续追投了几次。只要是看好的项目,我们就坚定持有并且不断追投。


微芯生物一共有六个产品。其中,西达本胺已于2015年3月开始销售、2016年6月被纳入深圳市医保、2017年7月进入全国医保;西格列他钠进入临床III期;西奥罗尼即将进入临床II期。



案例分享二:亚盛医药



另一个就是我们前面提到过的亚盛药业。创始人杨大俊博士刚刚拿到了“最具影响力药物研发领军人物”大奖,这个奖项是由14个院士,几十个专家评选出来的,在业界有很高的权威性。

 

亚盛医药目前正在稳步推进各个新药中、美临床试验。其中,APG-1252(适应小细胞肺癌(SCLC)、实体瘤病症和淋巴瘤,目前处于I/II 期);APG-2575(适应B细胞恶性肿瘤病症,目前处于I 期)及AT-101(适应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目前处于II 期)等。



案例分享三:前沿生物



前沿生物也是倚锋投资的一个典型案例。公司研发的艾博卫泰是中国首个原创长效抗艾滋病药,五月份已经拿到了产品上市批文。这个药目前打一针长效一个星期,这个领域在美国那边现在可以直接进入二期临床。公司相关技术研发进展也很快,目前在美国做的一个实验是打一针长效1个月,全球首创。

  


为生命科学奋斗!



我经常说,巴菲特的投资是着眼于生活,倚锋资本的投资着眼于生命。对于倚锋资本来说,我们的责任与愿景有三点:

 

1、为投资人创造更高的回报;

2、推动行业进步,提升行业技术水平;

3、提升疾病的治愈率,推动人类健康发展。

 

最近有一部电影很热,叫《我不是药神》,相信很多人都看过,倚锋资本未来要做到的就是尽量让中国患者能用到更多用得起的好药,倚锋,为生命科学奋斗!谢谢大家!



Related suggestion
Copyright © 2018 2021.All Rights Reserved Rhino Cloud provides enterprise cloud services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